童綜合醫療社團法人童綜合醫院

 

民眾投稿

Article

精選文章

 

首頁 > 民眾投稿 >精選文章
發表日期:2019-06-27 單位/發表人:心身科/杜怡君 臨床心理師 分享到FB 分享到噗浪

媽媽,請妳看看我

  小俊是國三的男孩,因拒學而被小俊媽媽帶來心身科門診,轉介臨床心理師,為其進行個別心理治療。與小俊及小俊媽媽約好治療時間,兩人準時前來,但於候診區等待時,發現兩人坐得很遠,在邀請下兩人一起進入治療室。

  第一次會談,從了解小俊目前狀況開始,小俊媽即陳述小俊不願意上學,同時嫌棄小俊,說著說著小俊媽開始哭泣,而小俊則僅是安靜的坐在一旁,似乎對這一切習以為常。
隨後與小俊進行心理治療,一開始小俊相當安靜,但經過幾次治療後,漸漸可提出生活困擾與我進行討論。小俊媽媽每次前來皆會對小俊有很多的抱怨,觀察小俊媽無法說出小俊的任何優點。而後在每一次的治療,皆會詢問小俊媽媽「孩子這週有什麼好表現」,一開始小俊媽顯得困難,甚至說「沒有,我的孩子沒優點」,但因每週都被詢問,小俊媽漸漸開始觀察小俊,開始可以列舉出小俊的優點。

  有一天,小俊突然告訴我:「心理師,妳是有什麼魔力嗎?居然讓我媽改變了」,詢問小俊怎麼會這樣說,小俊則回應「現在我媽會願意關心我,以前都只管她自己的事情,從不花心思在我身上」,而且小俊媽不再用情緒性的字眼和小俊說話,母子關係開始修復,兩人變得親密,小俊開始願意向小俊媽媽分享學校生活,小俊慢慢的回到校園,可正常就學。
心理治療將接近尾聲,小俊媽特地向我表示,「我與孩子的爸離婚後,一直無法走出失婚的狀態裡,每天都困在痛苦中,看見孩子不願意上學,我很崩潰,便開始對我的孩子咆嘯,覺得跟他爸一個樣。但經過治療,發現我將情緒發在孩子身上」,講到這邊,小俊媽停頓好一陣子,最後哽咽地說:「雖然是孩子來做治療,但我覺得被治療的其實是我自己,我覺得我從不關心我的孩子,臨床心理師謝謝妳,讓我重新看見我的孩子」。

  最後一次心理治療,我稱讚小俊在治療過程中的努力,而小俊向我回饋:「謝謝妳,讓媽媽願意看看我。現在我是有媽媽的孩子,會變得勇敢,因為我知道媽媽會陪我」。在道別時,母子皆不斷表達感謝,也期盼未來他們的生活可繼續互相支持。



最後修改時間:2019-06-27 13:52:10
上一則缺口布袋戲偶的人生

回上頁

2015 本網站內容為童綜合醫療社團法人童綜合醫院所有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| 隱私權宣告
置頂